今天是: 顯示時間 山西扣点点5毛微信群
您現在的位置:黃州區紀檢監察網>> 廉政視點>> 他山之石>>正文內容

湖南株洲縣環保局領導班子集體腐敗被“一鍋端”:錯把“評審驗收”當福利

“真沒想到,縣環保局領導班子和二級機構負責人因為違規發放津補貼、收取‘評審費’等問題被‘一鍋端’,教訓真是深刻啊!”近日,湖南省株洲市株洲縣紀委監委公開通報了縣環保局違反工作紀律、廉潔紀律“窩案”。這起案件在全縣黨員干部中掀起不小波瀾。    

該案問題線索的發現,還得從2017年的一場巡察說起。  

巡察談話露端倪  

“我們局里班子成員不團結,有時候會在環評和驗收‘專家評審費’問題上鬧得不愉快。”2017年4月12日,株洲縣委第一巡察組對縣環保局開展巡察,在巡察組對環保局班子成員及中層干部進行個別談話時,有人對巡察干部說了這番話。  

“雖然不清楚該單位收取‘專家評審費’的依據,但不能‘兼職取酬’這條紀律是明確的。單位班子成員因違規‘收入’鬧得不愉快,事情絕不止這么簡單。”巡察干部當時敏銳地察覺到“專家評審費”后面肯定還有大文章。  

隨后,巡察組在開展巡察工作時,時刻留意著環評、驗收、專家評審費這樣的關鍵詞。  

果不其然,在查閱環保局歷年項目驗收資料時,巡察干部發現上百份類似“株洲某公司養豬場項目‘三同時’竣工驗收組名單”“株洲縣某磚廠技術改造項目驗收組成員名單”的資料,時間跨度從2014年2月到2016年12月,項目涉及生豬養殖、地產開發、建材制造、餐飲娛樂等20余個行業,環保局所有班子成員及9名二級機構負責人名字都在驗收組成員名單中。  

“你們是否以‘專家評審費’的名義收了這些企業的錢?”巡察干部詢問時任縣環保局局長周恒立。  

“這個、這個……”周恒立聽到這個熟悉的詞后低下了腦袋。  

隨后,該問題線索被移交株洲縣紀委處理。  

“專家評審費”成福利  

縣紀委立案后,隨著調查的進一步深入,更多案情細節開始浮出水面。  

據辦案人員介紹,收取“專家評審費”已成為縣環保局領導干部獨享的“福利”,甚至在領導班子間,因為這項“福利”分配不均還鬧得不愉快。可他們卻忘了,不能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財物,是一條不能逾越的紀律紅線。  

時任縣環保局監察大隊大隊長馬某在接受紀委調查時說:“局班子成員都想參與驗收,大家把驗收過程中收紅包當作了一種福利。后來領導決定,班子成員輪流帶隊參與驗收,每次人員控制在5到7人左右。”  

不僅如此,不是專家或者“專家”不到場也可以拿到這筆錢。  

“你是環境保護專家庫里的專家?”  

“不是。”  

“你所收‘專家評審費’的項目在驗收時,你是否全部到場了?”  

“我沒有每次都到場,有時候是別人幫我把紅包帶回來的。”  

“你既然不是專家,又沒有實際參與評審,為什么還會收所謂的‘專家評審費’?”  

“第三方監測機構給了,我也就拿了。”  

面對以上問題,時任縣環保局局長周恒立、副局長曾文強等人的答案基本一致。  

“其實我們第三方監測機構只是代發這些紅包,錢都是被評審單位或個人出的。”對于紅包的來源,株洲縣某環境監測有限公司負責人如此解釋  

而作為被評審方,株洲縣某連鎖餐飲店老板對紀檢干部說:“其實我們也不想給,但對方說‘專家評審’要收費,為了能順利通過驗收我們就只好給錢了。”  

集體腐敗受嚴懲  

利用手中職權,借“專家評審”名義向管理對象收取相關費用,這種做法嚴重侵害了人民群眾利益,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。  

調查期間,周恒立、曾文強等人認識到了所犯錯誤的嚴重性,如實交代了自己違規收受“專家評審費”的事實。  

“難以想象,但凡有評審驗收的項目,他們都會以‘專家評審費’的名義收費,每次收費數額雖不多,但次數驚人。”負責調查此案的縣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主任羅毅介紹,經調查組統計,縣環保局班子成員、二級機構負責人等13人在進行環境影響評價、“三同時”驗收工作時,以“專家評審費”名義收受紅包禮金共230余次,每次單人收費200元到600元不等,金額累計近11萬元。  

隨后,株洲縣紀委對周恒立、曾文強給予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,并將二人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。與此同時,縣環保局其余2名班子成員及9名二級機構負責人均被嚴肅問責。  

“這個查得好!”縣環保局“窩案”被查處后,基層群眾紛紛點贊。(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廖培)  


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  • 中央紀委監察部
  • 湖北省紀委監察廳
  • 黃岡市紀委監察局
  • 人民網
  •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